乡村的小巷心情随笔日志

发布时间:2017-06-29 15:51 编辑:山楂园

记忆中,乡村的小巷仿佛一段古老而幽深的巷子,从窄窄的巷口一直通往人家户的末端,那镶嵌在怀念里的记忆依然还呈现在眼前。

乡村的小巷,总是如同一个饱读经书的少女,若隐若现的藏在僻静的屋子里不肯抛头露面的大家闺秀。尽管乡村的小巷狭窄曲折,泥泞坎坷却有一种幽深而宁静的古香古色的味道。若是当你过年回老家乡村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乡村的小巷不像城市里的小巷那样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却隐含着一种嘈杂,让你感觉到的是仿佛去见一位久违的远方朋友,一种轻松愉悦的美感油然而生。

乡村的小巷,她不比城市里小巷那么宽敞,鳞次楷比的人家,路狭窄得只可容纳一个人。如果要是谁担着担子从巷子经过,那他一定是侧着身子一步一步的挪过去。有时会偶来一个小贩,或是收破烂的人,他们的叫喊声轻快得如同欢畅的小溪,惊得左邻右舍的狗儿“旺旺旺”地直叫,这个时候,你会惊异的看见,黝黯的小门边不时的走出一个趿着拖鞋的女子,头发零乱的像秋莲一样松弛,眼睛里还网有一丝灰暗色的血迹;脸上残留的胭脂还时不时的透来一股淡淡的香气,有时候也会出来一个黄毛儿打着花脸的小孩儿,他们好奇的目光直愣愣的冲着小贩或收破烂的箩筐,东看看,西瞧瞧,像是迎接客人,急忙着跑去打开宅门,看个究竟。

乡村的小巷,她比不上城市里小巷的干净。当你走近乡村小巷的时候,你会看到小巷两边的阴沟里长着野草,还有的地方会残有积水,水里还会生活着一些跳来蹦去的小虫子;有时候,你会在起风的时候,突然的嗅到一股农家粪水的味道,刺激着你的鼻子不免有些酸酸胀胀。那是从每家每户的人家茅坑里传来的。当你走过的时候,你不必要捂着鼻子快速的走过,装摸作样的做着爱好干净吐口水,你不妨停下脚步,看看周边的景致。乡村的小巷茅坑上面虽已盖上了石板,但那些大大小小的苍蝇蚊虫紧紧的贴在石板上,甚至有的还停栖在墙头上养精蓄锐的休息。然而你也会发现,茅坑旁边的野草,却比其他任何地方的都要肥壮大气。

乡村的小巷,她不管在什么时候,总是保持着她独有的宁静。当你一个人工作劳累的时候,不妨到乡村的小巷走走。你会感受到她宁静的如一湖碧波的秋水;又像是早晨散步于空旷的山谷,你却可以清晰的辨别出是自己的呼吸还是足音。如果你要是赶在一个静谧的黄昏,你会偶尔看到人家门口坐着一个老人,戴着老花镜,悠闲自在的看着实事新闻报纸;或许还能看到年过花甲的老两口面对面的坐在院子里谈笑风生;或许你还能看到年轻的小妞,脸上泛着夕阳般的红晕,颓然地来到杨槐树下去提水,然后又溜达溜达地走近自家的宅门。

乡村的小巷,郁是一仗见高的围墙。有的是由黄泥和竹片浇而成的,有的是石砖砌成的,有的是直接的竹篱笆,也有红砖砌造的。但在九几年的那个时候还是罕见的,不高不矮的围墙上,郁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蕨类植树,尤其是那土墙上面还覆满了苔痕。有的地方,你还可以见到两面攀附着苍翠的爬山虎;有的却是,挂满了翁翁郁郁的紫色藤萝。老远看上去,就如同夕阳下泛着五彩缤纷的瀑布。当微风轻轻地吹过耳际的时候,那碧波浅浪里会翻阅出雏鸟唧唧喳喳的叫声。

当你走近乡村小巷的时候,你会情不自禁地想停下平日沉重的步履,认真地观察一番乡村小巷到底是如何的迷人。在人家的屋前屋后,还是错落的有一个休息平台,高大的黄角树盘根错节的向天空伸开巨掌;斑斑驳驳的翠竹修长得如同女人般纤细的手指,时刻地在风里摇曳招手。

如果要是赶在春天的时候,那墙头的野蔷薇会娇艳地淀放在枝头,尽管花瓣全然落下只剩得花蕊,它一样地如同小姑娘一般淘气地追逐着翩跹从身边飞舞的蝴蝶。走近幽深的小巷,都是几家紧掩的门道,你却见不到一个人影,因为那就是人家开设的后门。不过,你或许会看到那墙上挂着布满灰尘的斗笠蓑衣;或许会看到墙边堆放着柴草,旁边立着一个半旧的撮箕;或许会看到门口放着一个破碗,那想必一定是主人家给流浪的野猫准备的碗槽。

如果要是赶在春雨绵绵的时候,你会全身心的投入到小巷的怀抱里,倾听雨打的声音,在凌晨的某个时候,我曾经听过,它们像轻柔的小泡沫,掠过宁静的眼眸,淌过澄明的心地。它们轻声低语的呢喃着,争先恐后的落在小巷里,它们蹑手蹑脚,生怕惊扰了巷子里正在睡觉的人们;它们又多么的像刚孕育的小生命,对一切事物都充满着新鲜,充满着好奇。

乡村的小巷,总是那样充满着质朴而浓厚的泥土气息,伴随着古旧的老屋窗口,渐渐地消失在二十一世纪却永远地封存在了我的记忆。乡村的小巷

本文由《雨露文章网》www.vipyl.com 负责整理首发

更多相关内容:
如果你喜欢本页,请不要忘记收藏哦
全站热点